首頁 >> 其他類型 >> 農園似錦txt全集
        小竅門︰按← →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《農園似錦》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道歉
作者︰O晴雨 下載︰農園似錦TXT下載
    “我認罪,我認罪!!我有錯,我該死!!是我醉酒失手打傷了余航,怕承擔責任才誣賴他偷竊的!請老天恕罪,恕罪呀!!”章東明早已被嚇破了膽子,他抱住頭跪在地上口中求饒不已。

    這章東明也確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,要不京城的貴人怎麼會到唐古這個小地方來定制家具。不過這人生性吝嗇不說,還有個致命的毛病,那就是好酒如命,酒品還很差。逢酒必醉,每每喝醉都會有暴力傾向。

    要不對身邊人尤其是那些出身貧寒的學徒拳腳相向,要不就想一些陰損的點子折騰他們。因而店中的學徒,一般做不了多久,就會想方設法逃離苦海,實在沒有法子的,就會像余航這樣苦挨著,直到挨不下去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余航算是學徒中堅持比較久的,他本身就是勤快的,做事也比較謹慎,店里的大師傅對他也多有照顧,因而極少被章掌櫃抓了錯處。

    但是,喝醉了的章掌櫃就跟一只瘋犬似的,不問青紅皂白地亂咬人。在他醉了的時候,就連店里的大師傅也不給絲毫的面子,每到這時候,店里的學徒就遭了秧,余航也逃不過被暴打的命運。

    這次,店里的大師傅出去采購木材,帶走了另外一個身高馬大的學徒幫忙,留了余航在後院練習刨木材——大師傅見余航聰明勤奮,起了愛才之心,便傳授一些木匠的基本功給他。

    余航也很用心地練習著,不料天降橫禍,被請去喝酒的章掌櫃踉蹌著回來後,酒氣頂得他沒處發泄,便對後院的余航下了毒手。不但拳腳相向,還拿起隨處可見的木料,劈頭蓋臉地敲向瘦弱的余航,直到他吐了血不再動彈……

    打死人的事,章掌櫃並非沒做過。對于沒錢沒權的窮鬼學徒的性命,他從來不放在心上。打死了,胡亂扔到亂葬崗,過幾天尸體被野狗拖去,沒了線索和證據後,他便反咬一口,帶著伙計到學徒家中去要人,說學徒偷了店中的財物逃跑了。怯懦的學徒家屬,還要反過來跟他磕頭道歉求饒。

    余航的家底,他也略知一二,普通的漁家窮小子,世代打漁為生。這種沒背景沒地位的小崽子,就算失手打死了,也沒什麼好怕的。誰曾想,今天榮軒書院休沐,姓余的小子居然有個弟弟在書院讀書,今日還前來看望他——事跡就這麼敗露了。

    敗露了其實也沒啥,抓個錯兒把這群窮鬼打發了就是。那些最下層的貧苦漁民,不該都是膽小怕事的嗎?為什麼一個丫頭片子,就能把他擠兌得對天發誓?發了誓平時也沒啥,為啥今天偏偏應了誓言,害得他被雷電懲罰……

    為今之計,只有跪求上天大慈大悲,寬恕他這一回!章東明額頭磕在地上咚咚作響,抬起頭來已是一片青紫︰“我有錯,我認罪!我願意承擔余航所有的醫藥費用!如果有個萬一的話,發喪的銀錢我全權負責!”

    “呸!姓章的,你少咒我哥哥!!有兩個臭錢了不起啊?要知道,人在做天在看!!作孽太多,自有老天來收拾你!!”余小草在雷電降下之時就被爹爹護在身後,此時她面無懼色向前一步,在道道閃電之中卓然而立,仿佛上界童子臨世。

    袁允曦佇立人群之中,目光幽深地望著眼前凜然無懼的瘦小女孩,心中涌上淡淡的敬意,和一抹莫名的情緒。

    章掌櫃雖心中對眼前的女娃不以為然,卻沒有停下對老天的叩拜,口中認錯不已。隨著他的認罪求饒,密集的雷電漸漸稀疏,天上濃重的烏雲也漸漸散去。

    見識過這一幕的唐古百姓中,逐漸流傳著“壞事做盡會有雷罰”的傳說。

    而被同仁堂大夫診斷為沒救了的余航,在烏雲散去後,緩緩睜開了眼楮,用微弱的聲音,喚了身邊哭成淚人的柳暮雲一聲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圍觀的百姓,紛紛議論︰“老天開眼了,不但懲罰了惡人,還救回了余航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沙,你醒了?有沒有覺得哪兒不舒服?”余海扶著喜極而泣的娘子,對孱弱的兒子輕聲細語地問道。

    余航瘦得脫形的臉上,努力擠出一抹安撫的笑,艱難地道︰“爹,娘!我沒事的,讓你們擔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娘不好,都是娘的錯!要是早將你接回家,我的兒就不會遭這麼大的罪……”柳氏哭得眼楮都腫得快要睜不開了,擔驚受怕的了一天,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余小草見哥哥掙扎著想要坐起來,忙阻止道︰“哥,你的肋骨斷了三根,孫大夫剛剛幫你接起來,可不能亂動啊!娘,哥哥醒了是好事,快別哭了,你身體不好,免得哥哥還要擔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咱們回家!爹和石頭保護你,就不會有壞人欺負你了!!”小石頭眼楮紅得像只兔子,帶著哭腔地安慰著余航。余航對他勉力笑了笑。

    余小草卻轉身對著從地上爬起來的章掌櫃道︰“章掌櫃,我們把哥哥領回去,你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照理說,學徒期未滿領回去,是要付違約金的……”章掌櫃悄悄瞥了一眼遠去的烏雲,努力站直了腿軟不已的身子,又打起了官腔。

    听說了消息,從碼頭急急趕過來的周三少下了馬,擠進了人群,听到章掌櫃無恥之語,冷笑一聲道︰“姓章的!打傷人的賬,我們還沒跟你算,你還有臉提什麼違約金!!要不,我們到縣衙去好好說道說道?”

    珍饈樓最近發展勢頭凶猛,包間都預定到三個月以後了,再加上有皇商周家做後盾,章掌櫃怎麼可能不認識珍饈樓的主人?

    “周三少,不知您跟這余航,有什麼關系?”在章東明看來,一個是大家子弟,一個漁家貧民,是八竿子也打不到的。可听這周三少的口氣,怎麼是站在姓余的一邊的?

    周子旭顧不上拂去自己衣衫上的塵土,細細詢問了余航的傷勢,以及這件事的細節始末,才斜睨著被自己冷落良久的章掌櫃,鄭重地道︰“這位余姑娘,是我認下的妹子!誰要是欺負我妹子,就是跟我周三少過不去!!”

    余小草在心里狠狠地翻了個白眼︰姓周的,本姑娘啥時候成了你妹子了?咱頂多算是合伙人,好不?

    周子旭仿佛感受到她的腹誹,回頭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,轉過頭去,似笑非笑地看著章掌櫃。小小少年單薄的背影,這一瞬間仿佛變得高大起來。

    章掌櫃能夠在商場上混得如魚得水,自然知道什麼樣的人能得罪,什麼樣的人只能陪小心。周家三少爺年紀雖小,卻得周家老爺子的看重,將來的前途自然不在話下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跟吳縣令的公子關系匪淺,這件事又是自己理虧,鬧到縣衙的話,只怕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
    章東明馬上表演了“變臉”的絕活,滿臉堆滿笑意,道︰“老朽真是有眼不識金瓖玉,既然周三少幫著說情,老朽就看周少的面子,把簽下的契約歸還余家……”

    周三少看過余航的慘狀,心中對于章掌櫃的殘暴感到憤怒和不恥,他截住章掌櫃的話頭,冷厲地道︰“章掌櫃,你不用看我的面子!孰是孰非,到了縣衙自見分曉!!斯墨,去縣衙報案,就說章記木器店掌櫃酒後致人重傷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等一下!”春寒中章東明青紫的額頭冷汗淋灕,他馬上作揖鞠躬,連聲道,“周少爺,您說怎麼辦,老朽听命便是!”

    周三少回身看向沉默的小草,輕聲問道︰“小草,你看這章掌櫃該如何處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章掌櫃毆打我哥,導致我哥重傷瀕死,給我哥身心帶來嚴重的傷害。精神損失費就免了,醫藥費、護理費、誤工費、營養費……這些理該過錯方承擔。還有,章掌櫃誣賴我哥偷竊,損害了我哥的名聲,必須在眾人面前鄭重向我哥道歉!”

    周子旭見眼前小小的人兒,手背在身後,裝作一副大人的模樣,說起話來頭頭是道,更加感覺到小姑娘的可愛。他目光中忍不住流露出溫暖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沒?醫藥費、護理費……什麼的,看在鄉里鄉親的份上,便宜你了,就意思意思給個一百兩,不算多吧?”周三少面對友人如春天般溫暖,面對敵人如嚴冬般無情。

    本來他是準備獅子大開口,要上個百兩的,可是又怕小草他們家落下訛人的口實來,便開出個還算公道的賠償來。

    章掌櫃哪里敢說什麼,心里滴著血,臉上還要陪著笑,點頭不已地道︰“不多,不多!周少爺提的條件很公道,很公道!”

    周三少從章掌櫃手中接過一百兩銀票,又朝著躺在驢車上的余航示意道︰“賠償金已經付清,那就趕緊道歉吧!我們還等著去醫館復查呢!”

    讓他跟一個窮鬼學徒道歉,章掌櫃心里還真過不去這個坎兒,可是如果不道歉的話,自己很有可能被帶到縣衙——那樣的話,更是里子面子都丟盡。權衡之下,他還是裝出一副誠懇的模樣,捏著鼻子跟余航道了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謝謝飄雪和她的打賞。自從上架後,心情一直很忐忑,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訂閱支持O。今天刷了n次後台,上班都神不守舍的。好在後台數據還不算太慘,O已經很滿意了!謝謝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!

    下午4點左右,還有一更哦!



伊莉小說網 | 農園似錦 |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

 ** 作者︰O晴雨所寫的《農園似錦》為轉載作品,收集于網絡。**
 ** 如果您是《農園似錦》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,請通知我們刪除。**
 ** 本小說《農園似錦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。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