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莉小說網 >> 其他類型 >> 農園似錦
        小竅門︰按← →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《農園似錦》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震懾
作者︰?O晴雨 下載︰農園似錦TXT下載
    孫大夫笑道︰“海腸子清理干淨再晾干,也沒剩多少重量了。同仁堂在京城、府城,還有南邊幾個城市都有分店,所以需求量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小蓮把自己挖的大約五六斤交給負責過秤的活計,又拎著小草的那一桶走上前去。小草怕她都給賣了,忙阻止道︰“小蓮,給我留一些,中午做沙蟲大餐吃!”

    “什麼?海腸子也可以做菜?看起來惡心巴拉的,誰敢吃啊!”領到銀子的周珊瑚湊過來,皺著鼻子,面帶嫌惡地看了軟軟肉肉的沙蟲,撇著嘴道。

    余小草沖她神秘兮兮的一笑,輕聲道︰“不吃不知道,一吃忘不了。告訴你吧,沙蟲不但味道鮮美,而且很有營養呢,不輸于海參鮑魚。”

    孫大夫感興趣地道︰“哦?你知道這沙蟲怎麼吃嗎?”

    “可以炖湯喝,也可以蒸、煮、炒著吃,當然如果沾醬料生著吃也是可以的!”余小草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,侃侃而談。

    周珊瑚臉上的嫌棄更甚︰“生著吃咋吃啊!誰吃得下去?”

    “像吃生魚片一樣,蘸著醬料吃。你吃的時候別想象它的樣子,不就行了?”余小草捏捏她皺巴成一團的小臉,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孫大夫拈著胡須,淡淡地笑道︰“生魚片雖是當今皇上欽點的菜式,卻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慣的。咱們還是習慣吃熟食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對啊!生魚片不好吃的!”周珊瑚點頭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小蓮也听說過饑荒之年村民們以海腸子充饑,在有食物可吃的情況下,一般還真沒人吃它。不過,小蓮對于自家小妹的廚藝,還是充滿信心的。她回過頭問道︰“小妹,你說留多少做食材?”

    “就留一半下來吧!”十來斤也就一兩銀子,對于現在的小草家,一兩銀子並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周珊瑚卻急了,她跺著腳,道︰“你留這麼多做什麼?海腸子不禁放,吃不完臭掉的話,豈不是很浪費?照我說,你先留個二三斤,夠中午吃一頓的。明兒要再想吃的話,退潮的時候我陪你來挖就是了!”

    一兩銀子,對于東山村大多數人家,都是一筆不小的財富,夠一家人吃上幾個月的呢。留下價值一兩銀子的沙蟲做食材,不是傻子就是敗家子兒。

    向來低調的余小草,察覺到周圍試探的目光,忙道︰“好吧,就听珊瑚的,只留兩三斤。我也是第一次以沙蟲為食材做菜,心想著多留點練練手!”

    說話間,同仁堂的活計已經給稱好重量,姐妹倆總共挖了二十八斤的沙蟲,比許多壯年勞動力收獲還多。拴柱媳婦連連夸小草姐妹倆能干。

    去掉小草留下的三斤,同仁堂結算了二兩五錢銀子給這姐妹倆。小草和小蓮,在大家羨慕的眼光中,拎著工具往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很不巧,路上遇到了張氏。有段日子沒見張氏了,老太太頭發白得更多了,似乎又消瘦了些,臉上的顴骨更加突出,吊梢眼迸射出陰森森的目光。

    同仁堂來收沙蟲的消息,她自然也听說了。可是,老余頭、余大山父子出海捕魚去了,余黑子天沒亮就往碼頭跑。這小子越來越滑溜了,他頭一次賺回來的錢,被張氏搜刮走一大半後,就不再往家里拿錢了,而是記在賬上,等到一定的數額再一並取出。

    家中只剩下張氏母女和又懶又饞的李氏。張氏原本不是漁村人,對于挖沙蟲根本不在行,余彩蝶又一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。而李氏又是個指不上的。

    看到別人家都幾百文、上千文的往家中拿錢,張氏這心就好像二十五只老鼠——百爪撓心。她听說小蓮姐妹也去了海灘,便刻意等在她們回家的必經之地。

    “回來了?”張氏不陰不陽地開口道,“今天收獲不錯吧?賣了幾兩銀子?”

    “幾兩銀子?奶,您當海腸子是大風刮來的啊?您去灘涂邊看了嗎?挖一只沙蟲,要很久的!我和小蓮細胳膊細腿的,能挖幾只就不錯了!”余小草知道見到張氏準沒好事,首先使出哀兵之策。

    張氏被她堵得噎住了,半晌才瞪著凶狠的眼楮,道︰“你個死丫頭,分家出去膽子肥了,敢跟你奶頂嘴了!你爹娘是怎麼教育你的?”

    余小草臉上掛著假笑,道︰“奶,我這在陳述事實呢?咋就成了頂嘴了?還是在您眼中,只要不順著您,就是頂撞和忤逆?古人雲︰母不慈,休怪子不孝……不知您听了,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“你個臭丫頭,賠錢貨!你這是拐著彎兒說我不慈呢?有你這麼說長輩的嗎?一天不教訓你,你這是要翻天啊!”張氏脫掉腳上的破鞋,就要上演全武行。

    小蓮趕忙攔在小妹的身前。余小草拉著她,向後退了幾步,突然捂住胸口,大口大口地吸氣,柔弱地道︰“奶!我身子不好,不經嚇的!您要是把我嚇犯病了,我可賴著你了,吃你的住你的,您還得出藥錢……”

    張氏被她變臉的速度弄得一怔,色厲內荏地道︰“你少裝樣子!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玩的把戲,裝病騙人,誰信啊!除非你死在我面前,否則……”

    “誰咒我閨女呢!嫌命太長了?”一聲驚雷似的粗獷聲音,嚇得張氏差點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余小草扭頭一看,正是干爹房子鎮,身後是從驢車上跳下來的余海。房子鎮滿面怒容,絡腮胡子根根翹起,手中的馬鞭竭力控制著才沒揮向張氏。

    余海滿眼通紅,看向張氏的目光充滿了悲憤、失望和陌生。自己就這麼不受他這個後娘的待見,連著兒女也跟著受牽連。自己疼在心尖尖上的閨女,竟被奶奶惡毒地咒她死在當前。這是多大的仇,多大的怨啊!

    他自認無愧于余家,無愧于張氏。沒分家前,他的退讓他的犧牲,原來都只是徒勞,永遠也捂不熱張氏那顆冰冷的心。余海的心,瞬間如死灰一般︰就這樣吧,以後該他給的,他一分不會少;不該他給的,他一文也不會掏。他再也不會因自家伙食好一點,而惦記著那邊了。因為——不值得!

    張氏這個欺軟怕硬的,面對怒目金剛似的房將軍,頓時蔫吧下來,她期期艾艾地道︰“大……大人!我……我不是在咒她,就順嘴這麼一說……”

    房子鎮把手中的馬鞭,在空中挽了個鞭花,炸開清脆的聲響。把張氏嚇得又是一哆嗦,差點沒尿出來。

    “順嘴一說?你咋不順嘴讓自己去死?你咋不順嘴讓你親兒子去死?我們家小草以前身體不好,一定是你咒的!要是再讓我听到你咒罵我閨女,等著下大牢吧!”

    房子鎮覺得有必要嚇唬嚇唬這愚婦。這還有他撐腰呢,還敢肆無忌憚地欺負他家小草;要是沒有他的話,他寶貝閨女不被欺負死……呸呸!怎麼又提這個字了?不吉利!

    張氏哆嗦著嘴,小聲地道︰“我……我是她長輩,罵她一句不算犯罪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麼長輩?誰家長輩看著小孫女病重,卻不願意出錢給看病,逼得他們借錢去治病?誰家長輩佔著兒子用命換來的三百兩銀子,卻讓他們淨身出戶?誰家長輩看不得自家兒孫過好日子,時不時地冒出來蹦一下?張氏,你只是個後娘,而且是個惡毒偏心的後娘。律法對你這樣的人,是絕不姑息的!”房子鎮虎目圓瞪,身上散發的威嚴,讓張氏腿一軟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余海把臉轉向一邊,沉沉地道︰“房兄,且饒過她這次吧!張氏,分家的時候,契約上寫的清清楚楚,我每年孝敬你們二百斤糧食,或者折合成銀兩。以後,多一文我都不會出的!以後,請你不要再來自取其辱了!”

    面對余海,張氏窩里橫的脾氣又上來了,她一屁股坐在地上,拍著腿哭嚎著︰“老天不開眼啊——讓我攤了個不孝的子孫啊!!可要我以後怎麼活——”

    突然,她的聲音像被誰掐住脖子似的戛然而止。原來是被房子鎮虎著臉的表情,給嚇住了。

    房子鎮不耐地道︰“我余兄弟按分家契約上給糧食,又沒少一斤半兩的,哪里不孝順了?我看哪,比你那只知道朝家里伸手要錢的廢物兒子,要孝順多了!閨女,這老妖婆再欺負你,告訴干爹,干爹給你出氣!”

    說著,他彎下腰托住小草的腋下,把她舉到自己騎來的高頭大馬上。而他,則充當二十四孝老爹,牽著馬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張氏見小草很得官爺寵愛,心中一陣打鼓,生怕自己往日對小丫頭的不好,都被官爺一一記在賬上以後清算。接下來的日子里,倒是老實多了。

    余小草村里人羨慕的眼光里,坐在高高的馬背上。干爹今天的表現太給力了,那個老妖婆終于有人能降住她了,以後她們家應該回清淨不少。

    “干爹,你啥時候從京城回來的?怎麼不提前說一聲,我好準備一桌好菜給您接風啊!”余小草笑得無比歡暢。對于能夠降服張氏的大神,得好好地供著。



伊莉小說網 | 農園似錦 |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

 ** 作者︰?O晴雨所寫的《農園似錦》為轉載作品,收集于網絡。**
 ** 如果您是《農園似錦》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,請通知我們刪除。**
 ** 本小說《農園似錦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。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