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莉小說網 >> 其他類型 >> 農園似錦
        小竅門︰按← →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農園似錦 第二百三十八章 洗三
作者︰?O晴雨 下載︰農園似錦TXT下載
    兩位產婆看了眼草兒小姐小巧白嫩的小,眼楮一亮。那個說胎位不正的產婆,擠出一抹笑,道︰“小姐,如果是你來的話,夫人就有救了!您別怕,照我們說的做就行!”

    被疼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房夫人,意識似乎都有些渙散了。余小草喂她喝了幾滴靈液後,強忍住心的忐忑,細細地把洗了又洗,還特地抹了靈液,堅決杜絕任何能讓干娘受傷的可能。

    宮口已經開到指,小草的小巧而柔軟。她把輕輕探進去,不太遠就踫到一只小小的腳丫。似乎察覺到有人摸他,那只小腳丫還微微用力蹬了一下。小草將這只腳丫,小心地往里面推,一邊推一邊向穩婆述說著。或許是因為她的態度沉穩而鎮靜,兩個穩婆擦了一把臉上的汗珠,漸漸冷靜下來,一點點指導著小草的動作。

    在兩個穩婆的幫助下,胎位不久後就被調整過來,小草觸摸到小家伙毛茸茸的小腦袋,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小家伙似乎早已迫不及待,胎位剛剛調整好,身心俱疲的房夫人並未怎麼用勁,小家伙的腦袋邊擠出了產道,呱呱墜落在小草的心。

    產婆提著的心徹底放了下來,兩人一個幫小家伙剪斷臍帶,一個用柔軟的布巾擦去他身上的污血,笑著對捧著嬰兒的小草道︰“拍他一下,讓他哭出來!”

    小草略顯慌亂地捧著小家伙軟軟的小身子。剛出生的胎兒,渾身紅通通的,皮膚嫩得仿佛是透明的一樣。小家伙閉著眼楮,小臉皺巴巴的,看不出像誰。他似乎在小草待著不舒服,擰巴著小臉,蹬了蹬腿兒。這麼幼小可愛的嬰兒,小草怎麼下得去?

    產婆見狀,笑著接過新生兒,熟練地翻轉他的身子。或許是從一個柔軟的,換到粗糙的大,讓他不舒服了。沒等產婆的拍向他的屁屁,小家伙就壞脾氣地放生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焦急等待的房子鎮,听到著聲嘹亮而又力的啼哭,心一松,咧開嘴嘟囔一句︰“臭小子,哭得倒挺響的。肯定是個虎實的小家伙,像他老子!!”

    小草在產婆的幫助下,在小家伙的兩腿間墊上尿布。看著小家伙小腹下那小巧玲瓏的小丁丁,壞心地想︰要是小家伙長大了,知道他的被她看光了摸盡了,不知道是何種表情。

    她嘴角噙著笑,把小家伙用襁褓包起來,捆成一個小包包,抱到干娘面前,輕聲道︰“干娘,是個弟弟呢!你看看,小家伙多精神。”

    房夫人疲累地努力睜開眼楮,看了眼正哭得小臉通紅的小家伙,嘴角緩緩勾起充滿慈愛的笑——這就是跟她血脈相通的小家伙,為了這個孩子,她等得太久太久,差點就要放棄了。有了他,她的生命才叫完滿。被這個小家伙折騰一天的房夫人,看過孩子後,香香地睡著了。睡夢,嘴角的笑容依然那麼動人。

    “媳婦……我媳婦還好吧?”終于被放行進入產房的房子鎮,一進來不關心孩子,首先問房夫人的情況。

    玲瓏捧著一盆污水,沖他小聲道︰“噓……夫人太累了,剛剛睡著,您小聲點兒,別吵著她。”

    聞言,房子鎮忙壓低了聲音,捏著嗓子小聲道︰“你家夫人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沒事,沒事!母子均安!!”倆穩婆笑得滿臉菊花,似乎看到銀光閃閃的元寶,在朝她們招。

    房子鎮在產床邊坐下,連孩子都顧不上看一眼,目光只是凝聚在媳婦那略顯蒼白的臉上。輕輕用拂去她腮邊一縷調皮的發絲,他生怕吵到她似的,輕柔地道了聲︰“媳婦,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抱著被遺忘的小家伙,余小草目光里滿是感動和羨慕。在這男尊女卑、妻妾共存的時代里,如果有那麼一個人,雖然不會說什麼花言巧語,也不會做什麼浪漫的舉動,可卻全心全意地只愛她一個,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!

    如果余小草可以選擇的話,如果遇不到一個全心全意愛著她的人,她寧可一輩子獨身到老……

    被早早起名為房浩麟的小家伙,仿佛天生跟他老爹不對付似的,只要房子鎮一抱他,他就鬼哭狼嚎地哭起來,而且干打雷不下雨。房子鎮也因心疼媳婦受苦,對自己四十多歲才得的寶貝兒子,橫鼻子豎眼楮的看不順眼。房夫人笑稱兩人上輩子一定是冤家。

    房浩麟小盆友雖然有點小脾氣,平時還是挺乖的。除了餓了或者尿布髒了會哼唧幾聲,其他時候都是睡啊睡!

    听小草說,母乳喂養對孩子和母體都有好處,雖然乳母早早就請好了,房夫人還是親自給小麟麟哺乳。這讓房子鎮對這個搶走媳婦注意力的小家伙,又是一陣不滿。兒子出生後,自己在媳婦心的地位嚴重下降了,有木有!哼!臭小子,看我以後怎麼操練你!!房子鎮嘴角含著一絲陰險的笑。

    剛剛吃完母乳,正在干姐姐懷里吐泡泡的房浩麟小盆友,“噗呲”打了一個噴嚏,不高興地皺了皺小臉。

    房夫人略帶緊張地看過來,問道︰“怎麼了?是不是午洗澡的時候,受涼了?”

    在小家伙一出生,就喂他喝了稀釋過的靈石水,余小草心很清楚小家伙的身體壯得堪比小牛犢。她笑著道︰“打噴嚏的原因有很多種,不一定就是生病。干娘,弟弟的身體好著呢,您別太緊張了!”

    房夫人略顯不好意思地笑笑,道︰“盼了快二十年,才盼來這麼個小東西,我是有點緊張了!草兒,以後你一定要提醒我,千萬別把小家伙給慣壞了!”

    余小草把懷已經睡熟了的小麟麟,放在干娘身邊的床上,小聲道︰“人常說︰嚴父慈母。不是有干爹嗎?”

    房夫人想了想,笑道︰“就你干爹的性子,別看胡子一大把了,還跟個孩子似的。他居然跟自己的孩子爭寵,也是夠了!”

    余小草打趣道︰“這不正說明干爹緊張您,在乎您嗎!您也不能光顧著弟弟,把干爹給忽視了呀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!閨女說的對!!”房子鎮推門進來,臉上布滿了深深的笑意,摸摸小草的頭發,夸贊道,“好閨女,干爹沒白疼你!”

    房夫人心略帶羞澀,卻用一個大大的白眼來掩飾心羞澀的喜悅……

    新生兒出生後,除了滿月,最隆重的就是洗了。嬰兒出生後第日,要舉行沐浴儀式,會集親友為嬰兒祝吉。“洗”的用意,一是洗滌污穢,消災免難;二是祈祥求福,圖個吉利。

    因著親朋好友都在京城,房浩麟小盆友的洗,顯得簡單而隆重。說簡單,是因為來的人不多,許多在京城的親友得了消息也趕不過來。說隆重,是因為父母和身邊的人對此事頗為重視,該有的一樣也不少。

    房浩麟小盆友出生後的第天午後,余小草一家早早就過來了,柳氏和小草的大姑,幫著張羅洗的事宜。

    兩個產婆臉上笑成一朵花兒,在丫頭們的幫助下,于產房外廳正面設上香案,供奉了催生娘娘、送子娘娘、痘疹娘娘等十位神像。香爐里裝著小米,當香灰插香用。房夫人的床頭上也供著“炕公炕母”的神像,前面擺著五碗桂花糕作為供品。

    丫頭們將盛有用槐樹條和艾草熬成汁液的銅盆,和一些禮儀用品都擺在案上。這時,唐古的大小官員、碼頭上的管事們,還有房子鎮的幾個親信,也都帶了添盆的禮物上門來了。就連靖王妃,也帶著兩個兒子,親自上門祝賀。

    穩婆抱起小麟麟,洗開始了。房子鎮從小便是孤兒,師父又遠在邊疆,余家人便作為他的本家,由余海帶頭往盆里添一小勺清水,再把他們帶來的禮物放入盆。這就是“添盆”了。

    余海夫婦添的是一對雕刻著“吉祥如意”和“長命百歲”的銀鐲子。余航也用自己的小金庫,給小麟麟添了一個精巧的銀項圈。小蓮的是一對掛著鈴鐺的腳鐲子。就連不到歲的小石頭,也添了銀制的九連環。作為姐姐的小草,早早就把禮物準備好了,是一套金瓖玉的小鎖兒,精美別致又吉祥。

    靖王妃送的是一對羊脂玉的玉如意,兩個兒子也都松了價值不菲的禮物。尤其是陽郡王,送的不但貴重而且稀有,是從西洋帶回來的象牙雕制的小掛件。

    唐古鎮的官員和房子鎮的下,也依次都添了盆。丫頭婆子們還添了些桂圓、紅棗、栗子之類的喜果。

    兩個穩婆嘴里不時地說著喜慶的祝詞,例如添清水的時候,她們會說“長流水、聰明伶俐”;添棗兒栗子桂圓的時候,她們會說“早兒立子,連生貴子,桂圓桂圓,連元”……

    添盆過後,穩婆拿起棒槌往盆里攪一攪,說道︰“一攪兩攪連攪,哥哥領著弟弟跑。十兒、八十兒、歪毛兒、淘氣兒,唏哩呼嚕都來啦!”小草興致勃勃地听著,覺得挺有意思的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從今天起,爭取雙更一個月。第二更在晚上九點以前哦!



伊莉小說網 | 農園似錦 |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

 ** 作者︰?O晴雨所寫的《農園似錦》為轉載作品,收集于網絡。**
 ** 如果您是《農園似錦》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,請通知我們刪除。**
 ** 本小說《農園似錦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。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