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莉小說網 >> 其他類型 >> 農園似錦
        小竅門︰按← →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什麼鬼?
作者︰?O晴雨 下載︰農園似錦TXT下載
    吳家人見危險解除,瑟瑟縮縮地從後罩房中出來,眾丫鬟婆子包圍其中的江美芸母女,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。听到甦大總管的話,吳家眾主僕都瞪圓了眼楮︰這……是明晃晃地包庇呀!

    吳家的男主人吳定森是個通透的,忙附和道︰“是啊,是啊!家中人口眾多,房子太小,想擴建幾間。沒想到驚動了甦大總管……和陽郡王,真是慚愧啊!”

    江美芸還想借著機會,向朱俊陽多要些銀子賠償損失呢,听夫君這麼一說,立馬急了︰“老爺,咱家哪有那麼多銀子重新建房屋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!”吳定森咬牙切齒,跟這個蠢婆娘說過多少遍了,靖王府和陽郡王只可交好,不可得罪,這婆娘總是听不進去。去拜訪靖王妃總是端著架子,說話拿腔拿調。也不想想,你一個五品小官的夫人,有什麼資格在一品王妃面前拿喬?真是一手好牌,打得稀爛!他當初怎麼就瞎眼,娶了這麼個攪家精回來?

    今日,他一下朝就听說陽郡王來府上拜訪。這是多好的聯絡感情的機會啊,也不知道這母女倆是怎麼惹惱了這煞星,全府上下差點毀在這母女倆的手上!!這房子壞了,可以重建,要是他好不容易盼來的兒子,和替他生下兒子的寵妾沒了,他可就哭都沒有眼淚了。

    吳家子嗣向來艱難,家中唯一的兒子,是他娶了十個小妾後,在四十多歲的時候,才好不容易盼來的。吳定森望向人群中驚惶未定,卻依然緊緊護著兒子的愛妾,心中有了定論︰江美芸這個惹禍精,不能再這麼縱容她了!!恨屋及烏,連帶著向來乖巧疼愛的女兒,也平添了幾分不喜。

    “甦總管,陽郡王,今日府上不太方便,改日下官做東,請兩位把酒言歡!”吳定森擠出一抹笑來,說話很是客氣。

    朱俊陽從腰間丑丑的荷包中,掏出一張五千兩的銀票,遞到吳定森的手中,道︰“那倒不必了!貴府喬遷之喜,和重建後的溫居,爺久居軍營之中,未必能夠前來賀喜。小小心意,吳大人不要嫌棄。”

    余小草看到那個針腳歪歪扭扭,繡著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的荷包,眼角抽了抽︰自己試手縫壞的荷包,不是讓迎春扔掉了嗎?怎麼會出現在這家伙的腰間?自己看了都臉紅的丑荷包,他倒好,當寶貝似的掛著,也不怕被人笑話!!

    其實,在軍營中朱俊陽因著這荷包,不知被取笑了多少次,人家不以為恥反而為榮,一臉驕傲地炫耀︰爺的女人親手縫的,爺高興帶著,羨慕死你們這群單身狗!

    他們並不羨慕,好嗎?不過,軍營中的官兵們,對于余小草的印象,又拉近了幾分——終于,余大人也有不擅長的東西了!

    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,把京中的子弟都比了下去。滿京城,再找不到能媲美余大人的有才之士,這讓軍營一幫老爺們汗顏不已。那也是沒辦法的事,讓他們行軍打仗、排兵布陣,絲毫不怯場。可是,論種田、論經商、論賺錢的速度,他們在小草面前只能甘拜下風。讓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頭比下去,這一幫大老爺們肯定心中不舒服。現在,看著丑不拉幾的荷包,心里終于舒坦了許多。

    朱俊陽沒想到小丫頭心中正算計著怎麼把這個丑丑的荷包要回來呢,直接把銀票拍進吳定森的手中。雖說他的失控是因江美芸母女而起,畢竟他毀了人家的宅院。這五千兩銀子,足夠他們重新蓋上一套,或者直接重新買一座院子了。

    吳定森還要推辭,朱俊陽卻堵住了他想要說的話︰“就這麼辦吧!希望,以後吳夫人和吳小姐,盡量不要在爺面前晃蕩。爺怕哪天沒忍住,把人給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朱俊陽手中的瓦片,化作一陣飛灰,吳定森一陣頭皮發麻。這下好了,這對蠢母女,把人給得罪透了,以後想走靖王府的路子也找不到門路了!吳定森陪著笑,一再保證會約束兩母女的。

    其實,不用他約束,江美芸母女經過此次之後,也被嚇破了膽子,不敢再往朱俊陽身邊湊了。朱俊陽化身為魔失去理智的一面,成為她們心中深深的陰影,拋之不去。

    見朱俊陽恢復了理智,也沒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影響,甦然便回宮復命去了。

    從吳家離開,余小草看了一眼朱俊陽沾滿灰塵的衣衫,以及他身邊的兩個傷員,不放心地決定送他回靖王府。劉總管和董侍衛傷重不能騎馬,她便在街上租了一輛馬車,讓兩人躺在里面,免得加深傷勢。

    “那母女倆到底做了什麼,讓你突然失控?”余小草覺得應該尋求事情的根本,然後再對癥下藥,徹底解決他心中的魔障。

    朱俊陽微微皺著眉,認真想了想,道︰“她們雖然很煩人,倒也沒有什麼過激的舉動。只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什麼?”余小草追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只不過……那吳君靈身上散發的氣息,讓我很不舒服。”朱俊陽也覺得自己這麼多年沒發作,即使在戰場上刀光劍影血染成河,也沒有失控的征兆。這肯定跟吳家有脫不開的關系。

    余小草故意輕松氣氛地道︰“什麼氣息?難道你這表妹身上有狐臭,讓你難以忍受?”

    跟她肩並肩走在街上的朱俊陽,嘴角勾起,用指頭彈了她的小腦門一下,道︰“跟體味無關!爺難道就這麼脆弱,一點小小的狐臭,就能逼得爺失控?至于到底是什麼氣息,爺也形容不出來。總之,是種讓人狂躁的感覺!”

    靜心修煉了一段日子的小補天石,終于出來冒泡了。

    余小草心中一喜,輕聲問道︰“快說,到底是什麼原因?”

    小補天石給小草普及純陰之女的常識。

    “這跟朱俊陽發作有什麼干系?”余小草有些摸不著頭腦,難道純陰之體,還能引發心魔?

    小補天石頓了頓,頗有些賣關子的意味。

    余小草皺了皺眉,不耐煩地道︰“你能不能別大喘氣,一口氣說完啊,急死人了!!”

    朱俊陽疑惑地看著小丫頭一會兒眉開眼笑,一會兒又惱怒不已,表情變換得頗為頻繁,心中很想知道,小丫頭此時正在想什麼呢?

    “小草,怎麼了?”他輕輕推了推小草的肩膀,柔聲問了句。

    余小草正跟小補天石說到關鍵的時候,敷衍地沖他擺擺手,專注地听小補天石賣弄︰

    “透支生命?”余小草吃了一驚,這神棍真是害人不淺啊,“那豈不是說,對吳君靈的壽命有礙?”

    小補天石老氣橫秋,卻給小草一種坑蒙拐騙的神棍之感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邪術害人哪!”余小草面露同情,一不小心把心中說想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朱俊陽在她撞上前面柱子前,拉了她一把,避開了障礙物,擔心不已地問道︰“什麼邪術?小草,你到底怎麼了,是不是撞邪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撞邪了,是你的小表妹!”余小草看著他欲言又止,想把事情告訴他,又怕他追根尋底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知道吳君靈撞邪了?她看上去並無什麼異樣啊?”朱俊陽不認為她是在信口開河,一臉鄭重地看著余小草。吳君靈撞不撞邪他不關心,就怕對小草有什麼妨礙。

    余小草在心中組織了一下語言,才開口道︰“如果我說,我對玄學頗有涉獵,你信不信?”她忽閃著大眼楮,不期望朱俊陽能夠相信她的鬼話,只不過是想為接下來她說的話做鋪墊而已。

    玄學?什麼鬼?道家的捉鬼之術,還是風水相面之法?朱俊陽鳳眸閃了閃,顯然不相信小丫頭的話語。他從她八歲的時候,就認識她,從沒見她學過廚藝、制藥、養顏護膚以及蔬菜大棚等,可她就是會,而且很精通。

    現在她說她會玄學,他又覺得理所當然。哪怕她說她是王母娘娘下凡,他也不會覺得是無稽之談。不對,她要是王母,他就不能娶到她了。她絕對不能是王母娘娘!!

    “好吧,余仙師有何發現?”朱俊陽不動聲色。

    余小草見他沒有追問,心中微微放松了些,道︰“你那表妹,身上有邪術的痕跡,所以她接近你,引起你心中心魔的呼應,你才會漸漸被心魔操縱。”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


伊莉小說網 | 農園似錦 |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

 ** 作者︰?O晴雨所寫的《農園似錦》為轉載作品,收集于網絡。**
 ** 如果您是《農園似錦》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,請通知我們刪除。**
 ** 本小說《農園似錦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。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