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莉小說網 >> 其他類型 >> 農園似錦
        小竅門︰按← →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甜蜜負擔
作者︰?O晴雨 下載︰農園似錦TXT下載
    推薦一個淘寶天貓內部折扣優惠券的微信公眾號:guoertejia每天人工篩選上百款特價商品。打開微信添加微信公眾號: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錢。

    余小草“沮喪”地低下頭,垂下了肩膀,哀怨的聲音傳出︰“你一定是嫌棄我的繡工,覺得我繡不好復雜的圖案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絕對不是!只要是你繡的,爺都喜歡!”說著,把自己腰間的荷包解下來,在情緒“低落”的小姑娘面前展示了一番,以證實自己的言論。!

    余小草一把奪過那個已經被磨毛了邊的荷包,很想將它毀尸滅跡,難為他不怕被人笑話,把這個丑得有些畸形的荷包,一帶是兩年多。

    “那我如果在荷包繡這個小白的圖案,你會不會帶?”余小草一抬頭,如雨洗過的晴空般透明的眼楮,一眨不眨地盯著他。

    朱俊陽想都沒想地點下了頭︰“只要是你繡的,爺都會貼身帶著!爺是怕你累著眼楮……”那麼丑的荷包,他都帶了兩年了,這個圖案雖然跟他氣質不符,總原先那個強一丟丟吧?

    余小草又隨手畫了個蠢萌的小黃鴨形象,忍著笑問道︰“那繡這樣的圖案呢?用天藍色的錦緞做底,黃色的繡線勾勒……”

    朱俊陽在腦想象了一身黑衣的他,腰間掛了這麼個亮眼的荷包,那形象絕對不忍直視。不過,自己說過的話,咬牙也要遵守下去。他艱難地點點頭,道︰“你繡,爺帶!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堂堂火器營的煞星教頭,居然帶著如此蠢萌接地氣的荷包,不知會被那些臭小子們背地里笑多久呢!照他的意思,還不如不換呢,至少熟悉的人早習慣他的那個丑荷包了。

    “噗呲——”小草再也忍不住了,笑得歪倒在炕,小手不停地捶著炕席,氣不接下氣地道,“逗你的啦!這些圖案是我設計的抱枕和挎包的,哪能真讓英明神武、酷帥逼人的你,帶這樣反差萌的荷包?”

    “壞丫頭!”朱俊陽聞言,徹底松了口氣,修長的大手,在小丫頭的烏發揉了揉,想起自己的來意道,“新馬廄的草料,昨晚有被吃掉不少。附近巡邏的守衛,遠遠地看到一匹白馬,帶著一部分野馬過來進食,今天一早才離開的。”

    余小草沒有絲毫的驚訝之色,點頭道︰“應該是雪痕預知到天氣的變化,把馬群體質較弱的帶到馬場進食,希望能夠增強它們的抗寒能力吧?”雪痕是她給那匹白馬首領起的名字,起小白小黑小湯圓,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!

    “如果真如你所言,那匹頭馬應該還會再來的,畢竟北方的冬季很漫長,低溫、雪災會給馬群的老弱病孕帶來致命的打擊!”朱俊陽對于這匹頭馬智商如此之高感到好,不過想到自家小丫頭的手段,和家里那些妖孽寵物,覺得此事應該跟她脫不開關系。

    朱俊陽的預估,很快得到了證實。當小草的青竹圖案的荷包繡得差不多時,馬場迎來了入冬以來最大的一場暴風雪。嬰兒拳頭大小的雪球,從昏黃的天空鋪天蓋地飄灑下來,室外能見度只有幾米。

    馬場所有的馬兒都老實地待在馬廄,連喜歡到處溜達的黑旋風,也安分地回了自己的溫暖單間。每個馬廄的角落,都燒了火盆取暖。每隔一日,王獸醫都會帶著馬場的獸醫團隊,一匹一匹地給馬兒檢查身體,確保每一匹馬兒都能平安度過漫長而又酷寒的冬季。

    嚴管事冒著風雪,前來向主子稟告新的發現。在主子的屋里撲了個空,他轉而來到余姑娘的院子,果然在里面尋到了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“歇會吧,爺不急著穿,別累壞了眼楮!”朱俊陽那雙妖媚無雙的鳳眸,緊緊地盯著小丫頭手的毛線針,俊臉的表情柔得能滴出水來。沒想到小丫頭還有這一手,翻飛的手指,在毛線針挑下撥,那個據說是毛衣的東西,在她熟練的編織,慢慢地增長著長度。

    小丫頭說,要給他織件貼身的毛衣,既輕便又保暖。他心是很受用很期待的,可是有怕小姑娘累到,忍不住出言提醒她多休息。

    “沒事,反正閑著也是閑著!等給你織完,還要給甦先生也織一件。這里冷得太早了,甦先生好像沒帶什麼御寒的衣物過來!”余小草嘴里說著話,可絲毫沒有耽擱手織毛衣的速度。

    前世,為了省錢,弟弟妹妹的毛衣毛褲都是她手工編織的。雖然好久沒織,手藝生疏了不少,可略一練習很快又找回往日的感覺了。以她的速度,不要一星期能織出一件毛衣出來。看著手底下染成湛藍色的毛線,想象著俊美帥氣的朱俊陽穿的樣子,一定很陽光!!

    “什麼?還要給那家伙織?”朱俊陽心的喜悅摻雜了一種酸酸的感覺,“你教會梧桐和迎春她們,幾個人同時織,甦總管也能早些穿。”

    他承認自己非常不希望小丫頭親手給別人織衣物,一想到別人貼身穿著她的作品,他有種想要扒下來,寧可毀掉也不能便宜別的臭男人的!

    “大醋壇子!”余小草斜了他一眼,抿嘴一笑。這家伙的小心思,她還能不了解?

    “爺只是擔心累著你!”朱俊陽死鴨子嘴硬。

    “我不過把甦先生當做兄長,你跟著喝什麼干醋?”余小草放下手的毛線針,把梧桐縫好的一個抱枕拿過來,墊在自己身後,讓自己靠得舒服些。

    “累了?休息一會兒,吃點松子和堅果!”朱俊陽把自己剝出來的松子仁、榛子仁,塞進小丫頭的手,把她手織了半尺長的毛衣,小心地拿到一邊。

    余小草接過來,小口小口吃堅果的時候,外面有人稟告說嚴管事求見。有什麼重要的事,讓嚴管事在這個暴風雪的傍晚,頂風冒雪地來回稟馬場事務?

    “進來吧!”朱俊陽輕輕捏開一個山核桃,小心把里面的仁取出來,放在炕桌另一個盤子里。

    嚴管事進來行禮過後,站在一邊,看到自家主子專心致志地剝堅果,愣了一下,心道︰不會是幫余姑娘剝的吧?

    心剛興起這個念頭,看到自家主子,從余姑娘手接過空了的盤子,把剝好的山核桃仁,塞入她的手。嚴管事心暗自想道︰沒想到自家有冷面煞星稱號的主子,居然跟王爺一樣,是一個把媳婦寵天的人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朱俊陽見小丫頭更喜歡吃松子,耐心地一顆顆把松子仁剝出來。動作極其優雅從容,好像不是在剝松子,而是指尖在跳舞似的,絕對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嚴管事趕忙收回視線,笑著稟告道︰“果然如主子所料,那匹以白馬為首的馬群,今日入住了外圍的新馬廄。負責照看那邊馬廄的人,去添草料的時候,那些野馬雖然有些騷動,卻未曾對養馬人發起進攻,也沒有逃走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頭,真被你猜了。白馬為了自己的族群,果然來馬場尋求庇護了!”此事早在兩人的預料之,不過,要徹底取得白馬首領的信任,還需要一個過程。

    余小草嘻嘻一笑,對嚴管事道︰“讓馬場里的人,盡量不要靠近新馬廄那邊,養馬人除了送水送料,也少往那邊湊。”

    “是!奴才這吩咐下去……”嚴管事很清楚,余姑娘的命令是主子的命令,因而很公瑾地答應了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余小草突然想起什麼,叫住了反身要出去的嚴管事,“讓養馬人添加草料的時候,悄悄注意一下馬群有沒有生病的,或者待產的馬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余姑娘想得挺周到的。不過,即使有生病的,那些野馬會容許獸醫接近它們嗎?嚴管事朝著主子的方向看了一眼,心存著疑慮離開了。

    當朱俊陽的那件毛衣,只剩下兩只袖子沒織的時候,嚴管事把統計的數字呈了來。野馬群的情況不容樂觀啊,總共大小七十五匹野馬,病弱的有十幾匹之多,懷著崽兒的馬倒是不多,只那麼兩三匹。

    在馬場,生病的馬兒是要被隔離出來的,免得其他馬兒受到傳染。好在野馬群有了溫暖的庇護所,而且每天都吃帶著靈氣的草料,喝從井里打出來的水,抵抗能力增強了不少。一些病得輕一些的野馬,已經好轉。

    “外面風雪好像小一些了,睿之,我想去馬廄看看,你陪我過去吧?”余小草看到統計的數字,有幾匹病重的馬兒,還有一匹臨盆的母馬,有些擔心,用撒嬌的口吻,跟朱俊陽賣萌。

    她知道,帶朱俊陽的話,她還有可能被允許過去溜達一圈。如果只她自己,那個帶著幾分小霸道的寵妻狂魔,絕對不會同意的!哎呀!有個太過在意自己的男人,也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呢!

    “行!爺陪你走一趟——不過,你得穿前幾日做好的鴨子絨棉褲,還有羊皮背心,外面罩著雪貂皮的大衣裳……”朱俊陽每每看到小丫頭的細胳膊細腿兒,總替她的身體擔憂。



伊莉小說網 | 農園似錦 |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

 ** 作者︰?O晴雨所寫的《農園似錦》為轉載作品,收集于網絡。**
 ** 如果您是《農園似錦》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,請通知我們刪除。**
 ** 本小說《農園似錦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。**